欢迎您到 IT09数码网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it09数码网资讯正文

浮沉十余年互联网医疗再登风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4-25 15:50:19 来源:第一财经
浮沉十余年互联网医疗再登风口

  作者/林志吟

  互联网医疗行业再度变得炙手可热,各玩家又纷纷布下重兵。

  京东健康(06618.HK)登陆港交所上市后时隔四个月,另外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也吹响了IPO号角,4月1日,微医正式在港交所挂出了IPO招股书,公司欲借助上市扩展更多的业务。4月15日,企鹅杏仁集团宣布更名为“未来医生综合医疗服务集团”,声称要专注于互联网医疗和严肃医疗。4月19日,阿斯利康方面也称在进一步落实互联网医院事宜。

  政策层面不断在释放支持“互联网+”医疗的利好消息,4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中强调,要探索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保障范围,当天,港股市场中的互联网医疗“三剑客”,阿里健康(00241.HK)、平安好医生(01833.HK)、京东健康股价涨幅齐齐超过2%。

  从2010年的萌芽探索期,到2015年的第一波投资高峰,再到2017年的归入沉寂,紧接着2020年后因新冠疫情再度陡然崛起,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至今浮沉十余年。被疫情重塑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这一次,能否真正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布下重兵

  疫情出现后,跨国药企们醉心于结盟电商平台,开始在网上卖药,但阿斯利康的雄心不止如此,业务触角伸向了医疗服务行业。近日,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公司的定义不是一家在纯粹卖药的公司,而是一家平台化的公司。

  2020年11月,阿斯利康与高瓴创投达成“互联网医院”项目战略合作,双方结合优势资源,建设“慧医天下”互联网医疗平台。“我们希望该互联网医院是一个开放的公共平台,所有的药企都可以参与合作。”王磊说。

  据悉,慧医天下已上线一两个月,同时有几万医生开始在线上展开与患者之间的问诊。

  王磊表示,公司支持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建设,希望可以为医生赋能,让医生有能力运用各种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语音识别技术等,而公司销售人员的转型,未来会更加趋向是服务患者或者是平台服务的代表,而不是某个药品的销售代表。

  在新玩家跨界而入的同时,老玩家在同步升级自身的模式。

  京东健康首席执行官辛利军在2020年报中致函称,公司将不断加强零售药房供应链能力,持续加码医疗健康服务能力的投入;公司将通过提供更多样化的医疗健康解决方案,以细分人群的慢性病管理、家庭医生服务扩张健康管理服务的边界;公司也将继续为线下医院和医疗机构提供智能解决方案,以满足他们的特定需求及更广泛的医疗场景,提升患者和医学专业人员的医疗体验,提高线下医院及医疗机构的运营效率;公司还将与政府、科研机构、医院、企业等合作,共同制定行业标准,促进医疗健康行业数字化转型。

  在过去的2020年里,疫情重塑用户线上线下行为,互联网医疗需求爆发,不少互联网医疗公司业务量井喷。微医在招股书中表示,2020年,公司的数字医疗咨询及诊断服务收入较2019年翻了一番;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平台的累计注册用户有2.22亿名,公司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数达2540万名。

  与此同时,平安好医生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注册用户数达到3.73亿人,同比增长18.3%;2020全年日均咨询量达到90.3万,同比上涨23.9%。另外,京东健康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公司互联网医院日均在线问诊量超过10万,是2019年日均问诊量的5倍多。

  互联网医疗行业再度重新吸引资本回归,据德勤方面统计,2020年的互联网医疗市场投资规模远超2019年,达到300亿元。

  政策再添把火

  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内容可涵盖远程诊疗、远程诊断、院后管理及健康管理等。

  根据目前互联网医院管理政策,互联网医院仅允许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线上分诊,若属于需面诊情况(非常见病及慢性病复诊),则可以在线预约线下门诊及化验等,通过智能排期系统,安排线下医生诊断、开方,形成初诊病例,便于之后进行患者管理及互联网医院复诊。若患者判别为无需面诊情况,则可直接在线开具电子病历和处方,经在线处方审核后,处方外配给定点药店,患者可选择药品配送到家或就近到线下药店取药,形成“问诊、开方、支付、配送及健康管理”的线上医疗服务闭环。

  长期以来,我国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衡,优质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城市及经济发达的大中城市,特别是三级医院,而农村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依然滞后,患者涌向三级医院等大型医疗机构,也造成了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层出不穷。互联网医疗的出现,可为解决医疗行业这些痛点提供一个途径。

  新冠疫情之后,国家政策在不断为鼓励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添柴加火”,困扰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医保支付问题、网售处方药放开问题逐渐有了迎刃而解的可能。

  2020年3月,国家医保局等在下发的《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批准设置互联网医院或批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保障定点医疗机构,按照自愿原则,与统筹地区医保经办机构签订补充协议后,其为参保人员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进入到2021年,网售处方药、医保支付等解决问题频繁被提至政策层面。4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在下发的《关于服务“六稳”“六保”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中表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4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中表示,探索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保障范围。

  盈利探索

  在好医生创始人兼CEO王航看来,目前互联网医疗行业将进入到一个由用户需求来驱动的发展阶段。“用户会更加注重服务质量,医生也会把互联网当做一个真正的工作平台。”

  长期以来,盈利模式不清晰、盈利困难是制约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一大症结。

  微医的成立,最早可追溯至2004年,紧接着在2011年推出线上预约平台“挂号网”,之后在2015年在乌镇成立了中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微医在招股书中表示,按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互联网医院数量和2019年所提供的数字诊疗量计算,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公司的业务主要是提供在线+线下一体化的数字医疗咨询和诊断服务,满足用户多样化的医疗需求,包括在线预约、诊疗、咨询、医疗费用结算和配药。

  时至今,主要依靠医疗服务的微医还无法实现盈利。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微医分别实现收入2.55亿元、5.06亿元、18.32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40.52亿元、19.37亿元、19.14亿元。这三年里,公司的销售成本分别达1.79亿元、3.89亿元、13.35亿元。销售成本主要包括商品成本、医学专家费、雇员薪酬及福利、分销渠道费、折旧及摊销、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等。

  无独有偶,平安好医生年报显示,2019年、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收入50.65亿元、68.66亿元,年内分别亏损7.47亿元、9.49亿元。

  相比而言,阿里健康已实现盈利,在阿里健康披露的最新2020年中报里,截至2020年9月止六个月里,公司期内利润达到2.79亿元。不过,盈利的扭亏主要是依靠卖药。据显示,公司实现总收入71.62亿元,其中,医药自营业务及医药电商平台业务合计的收入达到69.61亿元,医疗健康服务及数字医疗业务等合计的收入仅有2.06亿元。

  王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患者对于线上诊疗的服务价值百科认可,需要经历一个过程。”

  德勤在报告中表示,中国医疗服务市场上,公立医疗机构仍占据综合医疗的绝对主导地位,而民营医疗逐步侧重专科医疗、康复医疗、健康管理等方向,随着互联网医院浪潮推动下,医院、平台和企业都纷纷抢占互联网医院市场,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大多数都侧重提供在线问诊,导致同质化困境严重。

  不过,王磊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并不担心盈利问题,“在随访、慢性病管理、重复处方等方面,互联网医院可以发挥作用,以往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做法是让不认识的医生和不认识的患者之间建立沟通,而我们更看好的是让认识的医患之间产生沟通。”

  行业规范何解

  随着互联网医疗行业规模的扩大,行业的规范问题再提上日程。

  德勤在报告表示,互联网医院目前未有统一的、可执行的互联网医院管理细则,互联网医院风险点不仅包含传统医院运营中的风险点,也包括如电子处方风险、信息安全、医保支付、药事管理等多重新风险,而与合作方共享数据等外部风险也在不断加大。“目前常见病及慢性病用药的复购需要开具电子处方,平台签约的医生提供在线诊疗服务后即可向用户开具处方,但是也存在患者可能通过简单的症状描述后获得电子处方,无法有效保障患者用药安全,所以建立电子病历规范及在线处方规范是缓解互联网医院用药风险的关键之举。”

  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期间,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司长毛群安对第一财经记者等在场人士表示,未来互联网+医疗不是简单地把医疗场景搬到线上,而是真正利用好互联网思维,利用好互联网这套全新的技术思路,使得医疗服务变得更加的优质、高效,更加契合公众的需求,这是探索的重点。

  对于互联网医疗,毛群安表示,政策层面上首先是鼓励支持发展,同时也在打通过去一些政策上的障碍,比如说医保的问题、药物的配送问题,目前来说整个链条是通的,但在探索的过程中仍还有一些需要完善的,如需要做好规范。“这是一个新的服务业态,在发展过程中如果管理上没有很好跟进的话,可能出现一些偏差,进而会导致公众对互联网医疗的信任感大打折扣。”

  “作为政府部门,我们首先是支持,同时是规范,如何把这两个维度的工作做好,我们也在推动跟医保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的政策联动,我们也希望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相关指导意见来拓展互联网医疗更多的服务范围。”毛群安这样说。

  王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互联网医疗诊疗行为的规范化,有助于医保支付后续进一步的落地。“互联网医疗的诊疗规范还未真正落实,关于诊疗行为如何医保报销,哪些诊疗行为是可以进行医保支付的,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细则,目前线上的医保支付只是延续了线下的支付标准,线上的医保支付还有很大的探讨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互联网医疗诊疗的规范化发展,目前也有些新的进展。

  近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文,支持在海南率先全国开展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在博鳌乐城建立全国首个电子处方中心,这被视为是处方药流通管理体制的重要突破,也是全国首个独立建设运营的电子处方中心。

  海南博鳌乐城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顾刚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网售处方药最大的难点是全流程监管。“第一要认定谁来开处方,谁具有开处方的资格;第二,病人和处方是不是完全匹配;第三,流通中是否能保证它的安全性;第四,在最后服用的时候是不是能保证可以真实满足患者的需求,第五,数据的私密性如何保障,这是最核心的问题。”

  顾刚表示,下一步,电子处方中心要做的是把更多的互联网医院嫁接进来,把公立医院资源嫁接进来,让医院、医生可以在网上开具处方,电子处方中心作为监管的平台,可以追溯医生是否有资质开具电子处方、药是不是正品、药品是不是真实到了申请的患者手中等。

原标题:浮沉十余年互联网医疗再登风口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